阿基诺夫人的中国情缘(图)

发表时间:2019-08-30

  菲律宾前总统科拉松·阿基诺,今年8月1日凌晨3时在马尼拉病逝。享年76岁。她逝世的消息传开,菲律宾举国悲恸。阿基诺夫人的传奇事迹,蜚声全球。我作为当年向她递交国书的中国大使,对失去这位卓越的国际政坛女杰谨表深切悼念。这位亚洲国家历史上笫一位女总统与中国有难舍的情缘,给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

  1991年3月,我出任我国第6任驻菲律宾大使。19日,我被导引自典礼厅,向菲律宾第6任总统科拉松·科胡昂科·阿基诺递交国书。[科拉松是其西班牙语教名,意即“心”。科胡昂科为中文闽南语译音,乃其曾祖父许尚志(1861年抵菲时更名许玉寰),菲人尊称其为科胡昂科(许寰哥)。阿基诺为其夫婿贝尼格诺·阿基诺的菲律宾语姓氏。阿基诺夫人昵称“科丽”,她的全名中使用西班牙语、汉语和菲律宾语三国语言,这在世界上属罕见,表明她的血缘、文化与社会背景的渊源。]

  阿基诺总统在致答词时,热情洋溢地赞颂菲中友谊,她回忆起,1986年就任总统后接待的第一位外国高级官员就是来自中国的文化部长。还说,她1988年对中国的难忘访问和总理1990年访菲增进了两国各方面的了解。……再次握手后,我以为就可告辞。没想到,她作个手势引我们一行到旁边的会客室就座茶歇,轻松地交谈。她笑着说,“听说你是闽南人?”我回答说:“是的,我是龙海人。我来马尼拉之前去过泉州、晋江和龙海侨乡,看望了福建乡亲。”一提起龙海,她的话匣子就打开了,说“龙海鸿渐村是我的祖籍地。”说来也巧,我母亲的娘家也是这个村子的。阿基诺夫人的曾祖父和我的母亲都姓许。她亲切地问道:“老人家可好?”我告语:“她现年73岁,身体还好,谢谢您的关心。”阿基诺夫人再次握了我的手说:“那我俩可是远亲了!”我说:“是啊,中国菲律宾人民既是近邻又是远亲。2000多村民的鸿渐村同宗亲友们包括许源兴堂叔都问候您。您3年前在村中小花园亲手种下从菲律宾带回的南洋杉长势很好。”她高兴地点点头:“可惜我在咱们村只呆了短短的一个多钟头!”我说:欢迎您日后再去中国,再回鸿渐村看看。她说:谢谢!等我退休后找个时间再去中国,再去我们的村子走走。”(如今她这个心愿是再也无法实现了,真遗憾呀!)阿基诺总统起身,送我一个印着英文字“我同科丽喝过咖啡”的浅蓝色瓷杯(在以后一年多期间里我从她手里还接过4个瓷杯,一直成了我收藏的纪念品)。她在送我们一行步出会客室时,我问她:“您当一国元首真不容易呀!”她说:“菲律宾现正处于由专制到民主法制的转型期,要做到民族和解、复兴经济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我要继续尼诺(其夫贝尼格诺·阿基诺的昵称)想做而来不及做的事业!”我面请她到使馆做客,她很坦率地说:她要做的事总觉得干不完,再说,“菲律宾奉行对各国友好的平衡政策,马尼拉外交使团很多,如应邀参加一家活动,别的使馆就会有想法,所以只要我在任平时都不去参加。我喜欢吃中国菜,等我卸任了,就可以去你们使馆做客。你是中国使节,也是我本人的亲戚,有事可直接找我。”

  随后,在多种场合,我有幸同她见面交谈。她还让其女儿称呼我为“舅舅”。我从近距离接触中感到,阿基诺夫人是位性情温柔、待人和蔼又是一个坚强刚毅的女性,对这位当代世界风云人物格外敬佩。

  我在菲律宾工作期间,科拉松·阿基诺总统多次兴奋地提及她1988年春天对中国的3天访问,使用“振奋不已”、“亲情友好”、六合宝典免费资料大全,“硕果累累”、“终生难忘”的形容词。我从鸿渐村村委会负责人、当年参与接待的陈嵩禄大使以及潘正秀等人介绍中,觉得她所谈中国之行的感触确实是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

  4月14日,科拉松专机飞抵厦门,随后,乘车前往她的祖籍地——龙海市角美镇鸿渐村。科拉松带着两个女儿来到“许氏家庙”,焚香祭祖,拜访她的曾祖父许玉寰的故居,并在那里亲切会见了许氏同宗亲友。离开故居后,她兴致勃勃地前往村幼儿园参观,并同她的两个女儿在村中小花园种上一棵象征着中菲友谊的南洋杉。她动情地说,她是菲律宾国家元首,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鸿渐村的女儿。她到中国访问的笫一站选择鸿渐村,因为她的家庭是从这里发祥的。她为在鸿渐村能寻到自己祖先的足迹感到高兴。

  阿基诺总统为期3天的访华高潮是在4月16日上午会见她盼望已久的同志。当她来到人民大会堂福建厅时,身穿黑色中山装的走上前去握着她的手,用浓重的四川口音说:“欢迎你,我很高兴地见到你。”接着,问:“你的女儿呢?”总统的二女玛丽亚和幼女克里斯蒂纳从随行人员队伍中走到面前时,微笑着问:“你们可不可以叫我爷爷啊?”两个女儿都点了点头。高兴地说:“那我们今天就认亲了!”稍后,与她们母女三人单独合影后,两位千金兴奋且略带含羞地说:“谢谢爷爷!”随即问科拉松:“这样你比我低了一辈,你不在意吧?”她干脆利落地回答道:“那我就叫你‘伯伯’。”宾主入座后,科拉松对说:“您看上去非常健康。”回答说:“我84岁了,去年我提出退休,大家不赞成,我现在是半退休。”她说:“我很高兴您没有完全退休,否则,我不可能有这样机会同您见面。”笑着说:“即使我退休了,我也会同你见面的,因为中菲两国人民不仅是朋友,而且还有着特殊的亲戚关系。”坦诚地对科拉松说:“你当选总统以来,我们知道你的处境并不轻松。但你处理得很好,使菲律宾由动乱走向现在的比较稳定,对此,我们很赞赏。”近一小时的会见在亲切、活跃的交谈和笑声中结束。阿基诺总统紧握的手,亲切地说:“邓伯伯,再见,祝你健康长寿!”轻轻地挥手,深情地重复他说过的那句话:“好呵,我们认亲啦!认亲啦!再见!”

  我到任后不久,有一次同阿基诺总统聊天,我说中菲隔着南中国海,可谓一衣带水的友好近邻,她回答说:“是呀!不过,台风、地震、火山也同样连接着两国。在遇到自然灾难时我们可以互相分担,共同应对。”

  1991年6月15日,吕宋岛中部沉寂多年的皮纳杜博火山突然爆发,造成方圆数百里房屋倒塌,灾民数十万。当天和第二天,首都马尼拉也被火山灰尘覆盖。火山肆虐使得菲律宾上下人心惶惶。不巧的是,当年春夏之交华东、华中18个省市发生百年不遇的洪水灾害,让我国人民和包括菲律宾侨胞在内的世界华人、华侨朋友们也心急如焚。

  7月7日,阿基诺总统邀请中、美、日、新加坡、沙特、加拿大驻菲使节和欧共体大使以及国际组织代表,乘坐几架飞机视察桑巴雷斯省灾区。她特地请我和美国大使威斯诺3个人同乘一架直升飞机。在飞机上,她指着到处覆盖火山灰的灾区沉痛地说:“真没想到这次灾害会造成这么大的损失,今后如何重建真是个大难题!”直升机降落在帕潘加疏散中心后,阿基诺总统对我说:“皮纳杜博火山突发时,我马上想起中国来。贵国对防震抗震在世界上是首屈一指。不知中国是如何预测火山活动的,如何利用火山爆发后的火山灰?我希望两国在这方面进行交流、搞一些合作。”我感谢她对我国的信任,不过,我说,据我所知,中国至今并无活火山,但是,我深信,在中、菲两国政府的坚强领导下,人民有信心和能力,会共同战胜自然灾害的。阿基诺总统右手握拳说:“对,让我们同甘共苦,共渡难关!”

  7月15日,我前往向阿基诺总统移交我国政府捐赠的价值40万美元的救灾物品清单。我还说,在此之前,我国红十字会已向菲律宾红十字会捐助一万美元的现金。阿基诺对我国及时的捐献深为感动,她请我转交致主席的感谢、慰问信件,并说,菲方将尽力向中国灾区提供救灾药品和食品。随后,菲政府向我国灾民捐助一万美元。她后来又几次向我关切地询问我国抗洪救灾的进展。

  阿基诺夫人1986年2月25日上台执政后,即向菲华社会发出公开信,强调“华人在菲律宾社会里,构成了一股庞大而不容忽视的力量”,希望落地生根的菲律宾华人与各族人民友好相处,以自己的勤劳和智慧,继续为国家的和平、安宁和发展作出贡献。当年,她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

  我在任内多次陪同我国代表团前去拜访阿基诺总统,还聆听她的即席演讲。她从未对外宾和公众轻许承诺,轻表决心,而是文静柔和,柔中带刚。阿基诺夫人不时流露出对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经济、社会日新月异变化的赞赏。她一直念念不忘鸿渐村这个闽南小村庄。我也曾两次向她介绍我回村的见闻,她听后很高兴,还告诉我:“也许是我的曾祖父上世纪从咱们村带来甘蔗和稻种,如今我的老家打拉省帕尼塞镇成了菲律宾著名的大种植园。”有一次,她当着各国使节的面送我一本外国人写的《阿基诺夫人传》这本传记。她用英语写下:“黄大使兄弟:这是一本书写了我本人,也写了我们村子的历史的书(她特地在‘我们村子’下画道),我想你会有兴趣读它。”1994年11月,我受福建归侨作家张永和之托,将他勤奋笔耕写成的中文《科拉松·阿基诺传》转送给已卸任两年多的阿基诺夫人,她捎话致谢。

  如今世界首位华人血统的女总统科拉松·科胡昂科·阿基诺已离开人间,她当年手植的象征中菲传统友谊的南洋杉还在其祖籍地生机盛发,诉说着她对故土的一片深情!黄桂芳


挂牌| 香港挂牌彩图| 香港管家婆玄机彩图| www.45567.com| www.982100.com| 现场开奖报码结果2018| www.h68699.com| 广东四海图库欢迎您| 手机报码现场报码| www.363123.com| 香港挂牌心水| 状元红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