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铁道部高官苏顺虎受审哭诉自己出身贫苦求轻

发表时间:2019-08-11

  昨天下午,原铁道部运输局副局长兼营运部主任苏顺虎,因涉嫌受贿2490余万元,在市二中院出庭受审。苏顺虎的三起指控都与铁路货运有关,他当庭认罪,并在庭审最后哭诉自己出身贫苦农家,一步步走到领导岗位,却在“晚年放松学习,走上了犯罪道路”。他希望获得从轻处理,并称判决后不会上诉。

  昨天的庭审于下午1时45分在市二中院第三法庭开始,苏顺虎的家属及新华社、央视等新闻媒体记者获准旁听。

  58岁的苏顺虎穿着号服被法警带进法庭,头发花白的他比被羁押之前略显苍老,身材瘦小,回答问题时声音不大。苏顺虎是湖北省人,研究生文化,原铁道部运输局副局长兼营运部主任,曾任铁道部运输局营运部货运营销计划处处长、营运部副主任。

  公开资料显示,苏顺虎于1980年毕业于兰州铁道学院铁道运输专业,历任铁道部运输局货运计划处副处长、昆明铁路局副局长。

  案发前,苏顺虎还身兼多职,包括北京交通大学兼职教授、中国交通运输协会联运联合会副会长、中国铁道学会理事、中国质量万里行促进会常务理事、中国物流协会常务理事。

  2011年6月,苏顺虎被中纪委双规。检方指控,苏顺虎于2003年至2011年间,利用担任铁道部运输局营运部货运营销计划处处长、营运部副主任、副局长兼营业部主任的职务便利,为三家单位牟取利益,为此收受上述单位的负责人张邦才等人给予的款物折合人民币共计2490余万元。苏顺虎当庭认罪,承认指控属实。

  公开资料显示,苏顺虎曾任职于原铁道部运输局,主要职责包括:拟定铁路运输行业政策、法规;拟定国家铁路客货营销战略,指导部署运输企业客货营销工作,组织实施和管理客货运价,组织编制年度、月度运输计划和全路性的列车运行图、列车编组计划,并监督执行;提出国家铁路运输生产布局调整方案并指导实施等等。

  苏顺虎涉及的指控,都与铁路货运有关。指控称,他接受三个公司的董事长或法定代表人的贿赂,帮对方公司解决煤炭运输、货物运输等问题。分别收受山西曲沃县闵光焦化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张邦才给予的钱款85万余元;江西省物资贸易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周云富给予的款物1194万余元;北京铁润商贸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段莉给予的款物1212万余元。受贿款物包括房产、现金、首饰等等。

  进入法庭调查阶段后,庭审大部分时间都是公诉人在举证,证据主要包括证明苏顺虎的主体身份,包括任免通知及履历表,以及在侦查阶段被告人的供述,行贿人、被告人妻子、天下彩二四六天天好彩。亲属的证言,以及一些铁路系统工作人员的证言。

  据悉,苏顺虎当庭对于检察机关出示的证据,说得最多的就是“没意见”。其中有几份书证,苏顺虎还表示“不用看了,没意见”。

  公诉人当庭宣读6名铁路局负责人的证言,称苏顺虎曾向对方“打过招呼”,让他们盯一下计划车皮,有时候是口头安排,有时是批文。这些负责人说,总的车皮就那么多,计划的车皮多一些,别的就会少一点,但对于打过招呼的,他们都会尽快兑现。

  公诉人指出,苏顺虎负责全国铁路运输编制和货运分配。在铁路系统的半军事化管理中,他的打招呼是十分有用的,这会扰乱正常的货物计划,挤掉其他正常运力。作为货运系统的最高领导,苏顺虎很多金钱是通过孩子结婚、相互拜访的掩护下收的。其在担任运输局要职近10年时间里,受贿时间长,且数额特别巨大。但检方也指出,苏顺虎如实供述,主动交待侦查机关尚未掌握的犯罪事实,且本案大部分受贿款物已追缴,建议对其从轻处罚。

  我出生在一个贫苦的农民家庭,家里弟兄8个,先后有6个弟兄夭折,都是因为病了没有钱治疗。我上小学的学习用具和作业本都是靠自己捡破烂卖钱获得。我父母亲常年有病,我从小就担起家务(说这些话时,苏顺虎掉下眼泪,几度停顿,旁听席上的家属也哭出了声)。

  上高中时,为了不增加家庭负担,两年中从来没在学校食堂吃过饭,都从家里带咸菜,而且每天只吃一斤的粮食。

  我到部队不到两年就光荣入党。虽然取得了一些成绩,但应当归功于党组织的教育,归功于领导和家人对我的帮助。我参加党组织38年,一步一步走到领导岗位,但在我晚年,放松了学习,放松了世界观的改造,使我犯了严重的错误,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我对不起党、对不起国家、对不起人民,也对不起与我共事多年的同事,还有我的家人。我悔恨内疚,一失足成千古恨(再次因哭泣而停顿陈述)。

  我请求组织,请求法院,请求检察院对我从轻处理(苏顺虎此时哭出了声),给我一个重新做人的机会。我将会在有生之年,发挥我的余热,为党、为国家、为社会、为人民、为铁道事业再做贡献。我这一生信仰,我坚信党的领导。

  我服从判决,不上诉,哪怕砸锅卖铁、倾家荡产也会全部退清赃款,请组织相信我的承诺,决不食言。

  苏顺虎的辩护律师认为,检方起诉书中的指控数额计算有误。比如,有一项企业老板支付给苏顺虎的房屋打隔断的费用为5.2万元,不是起诉书中的10万元。并指出苏顺虎有归还钱款的行为,应该从受贿款中扣除。

  在法庭上,辩方认为,苏顺虎自愿认罪悔罪、愿意继续变卖房产用以退赔未被追缴的赃款、主观恶意不深,希望法院对其轻判。

  自2010年以来,铁路系统已有多名重要高官落马。如原铁道部党组书记、部长刘志军,因受贿6460万余元及滥用职权已被判处死缓;原铁道部运输局局长、副总工程师张曙光,涉嫌受贿4775万元被公诉;原中铁集装箱运输公司董事长罗金保,因涉嫌受贿4700余万元、非法持有罪,已在法院受审;原铁道部运输局装备部客车处处长刘作琪,因受贿290余万元被判处有期徒刑13年。

  此外,原铁道部运输局车辆部副主任刘瑞扬、原昆明铁路局局长闻清良、原呼和浩特铁路局副局长马俊飞、原呼和浩特铁路局局长林奋强、原哈大铁路客运专线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杜厚智、原呼和浩特铁路局常务副局长刘彪等人,也相继接受调查。

  成龙父亲 军统特务张国立 华谊中国人 叙军征地制度改革梁洛施复出苹果 新品发布会奥巴马 专用手机李娜 美网四强温州官员 闷水致死中秋放假安排张曙光 美国豪宅男童挖眼案告破全运会北京队罢赛两导弹向中东发射港姐陈凯琳 富二代


挂牌| 香港挂牌彩图| 香港管家婆玄机彩图| www.45567.com| www.982100.com| 现场开奖报码结果2018| www.h68699.com| 广东四海图库欢迎您| 手机报码现场报码| www.363123.com| 香港挂牌心水| 状元红开奖结果|